蜜桃视频:tmm12.com

天堂俱乐部12


 又是一个不眠的週末,太阳刚下山,刘杰带着苁蓉从校园的树林中出来。刘
杰小心的扶着苁蓉,彷彿在照顾心爱的女神一样。其他人看到也沒有
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半小时前--在树林里。苁蓉双手被绑在背后左右
手各抓住另一只手的肘部躺在草地上,双脚被分开吊在树枝上。裙子被揭
到腰上,小内裤挂在右腿膝盖处,刘杰蹲在她身边,一只手从里面拿出一个
食品袋,一只手在苁蓉的阴道口来回摩擦着。「阿空不在,就该由我这个
死党来照顾你了」。说着从食品袋里拿出一串葡萄,喂到苁蓉嘴边说道:
「今天午饭你沒怎么吃,那可不行,饿坏了身子我怎么向阿空交代」在这
种情况下苁蓉怎么可能还吃得下东西,她把头扭到一边,不看刘杰一眼,而
苁蓉所能做的所有反抗也仅仅是这样而已。刘杰也不在意苁蓉的态度,见
她把头扭开后,就摘下一颗葡萄,脸上现出一丝狞笑,慢慢把葡萄在她阴道
口磨蹭着。苁蓉这才反应过来刘杰的目的是哪里。「不要……」话还沒说
出来,一颗葡萄已塞进苁蓉那窄小的肉穴。刘杰也不说话,继续摘下一颗,
送到苁蓉嘴边,苁蓉忙张口接了过来吃。刘杰又摘了一颗,在苁蓉反应过
来之前就塞进了肉穴。就这样苁蓉两张嘴一嘴一个的把那串葡萄吃完了。然
后刘杰又狞笑着拿出来两个茶叶蛋。慢慢的把两个蛋都剥了壳。苁蓉知道
他想幹嘛,赶紧哀求道:「不要……给我,我都吃了就是。」刘杰往她嘴里
餵了过去,说道:「当然你要都吃光,这些都是给你的,你不吃不是浪费
了嘛。」苁蓉张嘴咬了一口,刚要松口气,刘杰突然把另一个鸡蛋塞进了她
肉穴。苁蓉的小穴本来就塞了二三十个葡萄就已经被塞得满满的了,再装
这么一个鸡蛋哪里那么容易。苁蓉被塞得直翻白眼,双腿指向天上乱踢乱蹬。
终于,里面的葡萄纷纷被挤破,汁水往外直流,而那个鸡蛋也好不容易
被塞了进去,刘杰还不满足,还使劲往里塞了塞直到外面完全看不到鸡蛋为
止,松开手时小穴慢慢恢復了原样。刘杰这时把苁蓉的脚松了绑,把小内
裤揉成一团慢慢的赛进了苁蓉的肛门。一只手边扣进肉穴,一只手把那剩的
半个鸡蛋喂到苁蓉嘴边。说道:「在我允许之前不能让里面的东西掉出来
,不然你会后悔的。」苁蓉不敢多说,连忙张嘴接。刘杰把她扶起来,给苁
蓉松了手上的绳子。然后从兜里取出纸巾,帮苁蓉擦了擦脸上的泪痕。今
天晚上带你去个地方,长长见识。--现在苁蓉阴道被葡萄和鸡蛋塞得满满
的,得用盡全身的力量才能夹住不让它们掉出来。走路也都变形了。只有
在刘杰的搀扶下才能勉强走得了路。从树林到刘杰宿舍,平时不到十分钟的
路走了半个多小时才走到。路上碰见熟人还得像正常的那样和別人打招唿
。好在天色渐黑,別人也沒用瞧出什么不对的地方。再加上苁蓉平时也常到
赵晴空宿舍来串门,別人也沒用多想。到宿舍时苁蓉已是满头大汗。刘杰
一进宿舍就放开苁蓉,面带笑容的看着她道:「看你满头大汗的,快去洗个
澡吧。」说完过去取了DV在那摆弄着。苁蓉知道刘杰要用DV拍她洗澡,想
了想,还是沒敢反对。慢慢的进了浴室。慢慢的脱掉衣服裙子。正要开始洗
时刘杰叫住了她:「现在你应该又饿了吧,刚刚吃的本来就少,又出了这
么多汗,那就把刚才剩下的吃了吧。」苁蓉愣了一下,才明白刘杰是要她自
己把阴道里面的东西扣出来吃。对于这些她从来就沒有反对的馀地,于是
刘杰手里又多了一份苁蓉在浴室边洗澡边从自己阴道掏鸡蛋葡萄出来吃的视
频录像。
晚上九点,苁蓉和刘杰出现在校门口。苁蓉现在看上去已经恢復了那个清纯
玉女的形象了。穿了一件连衣裙,里面也破天荒的穿上了内衣裤。就
连平时一直拉扯着小阴唇的细钢链也被刘杰取下了。出了奶头和阴唇上的环
还留下外,现在的苁蓉只要不脱光衣服,谁也看不出她是个做了一年性奴
隶的摸样。刘杰取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庞黑开着一辆奔驰来到校门
口。接了他们上车。庞黑显得很兴奋,见了刘杰不停的说:「老大,今天
是去参加那个俱乐部吗嘿嘿,沒想到我也能有机会过去,还是沾了老大的
光 .」刘杰也显得有点兴奋,不过还是要做做老大的样子,教训庞黑道:
「进去了玩就玩,出来后你小子把嘴管严点。要是漏了点风声,谁也保不住
你,搞不好我也得受你连累。」「是是……老大你放心吧」。庞黑开着车
在城里转来转去兜了好几圈,确定沒有什么人注意到他的车后,来到了本市
最大的一家酒店外。据说这酒店老闆可不是一般人,是国家最高首领的儿
子出资再这里办的。苁蓉一看,这里她以前也来过,那是她的网络歌曲发佈
后市电视台举办了一个歌友会,就在这里办的,她作为受邀嘉宾过来。沒
想到现在又过来了,却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什么。多想也沒有用,反正到都已
经到了,也容不得她反悔。再说在这里他们总部可能再幹什么下流事情出
来吧。正想着,刘杰拉了她的手,进了酒店。刘杰拉着她径直来到电梯跟前,
三人进了电梯。只见刘杰在电梯的楼层键上按一定顺序输入了一组数字
,电梯慢慢动了,却不是向上走的,而是往地下去,直下了八层才停住。这
时只见刘杰和庞黑都显得有点紧张。但更多的是兴奋。出了电梯只有一个
长长的通道,通道盡头是一扇铁门,彷彿野兽的大口一般等着进入的人。三
人来到门前,刘杰敲了敲门。里面马上就有了回应,门开了,出了一个光
头墨镜的大汉。「你们找谁」刘杰连忙从兜里掏出一张卡片递了过去:
「辉少叫我来开开眼界的。」光头也不多话,直接就把他们让了进去。里面
就只有一个空房子,,另外又有一个大铁门,一张桌子,桌上放了很多面具,
能遮半边脸的面具。光头给了刘杰一个号码牌,刘杰接过一看,六十二
号,说明已经来了六十组人在里面了刘杰也不多说,直接戴上了,然后给苁
蓉也戴了,就拉着她进了那个铁门,庞黑跟在后面。一进那门,里面就传
来一阵阵歌声。只见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大厅,像一个剧院一样,里面是一个
个的沙发形成的小隔间,光缐比较暗,看不清都有些什么人,但凭声音就
知道已经坐了不少人了,大厅一头是一个舞台,台上一个女人正在唱歌,唱
的是如今当红玉女明星珍儿的最新歌曲,唱得很不错,就像珍儿原唱一样
。听得苁蓉都不禁向台上多看了两眼,可惜进这里的所有人都戴着面具,也
看不出女人的摸样,只是看身形倒是很像珍儿。刘杰带着苁蓉找了个沒坐
人的隔间坐下了。这是一个化妆舞会吗苁蓉这样想着,看这里的佈置倒真
像是个高档舞会的样子。只是不知道刘杰带自己来这里幹什么,多半是想
结交什么大人物吧,可能舞会完了之后又要自己来满足他的慾望。这样想着
她倒是放松了,至于舞会之后会被刘杰姦淫,那都沒什么大不了的了。
「先生,你们要点什么饮料」一个女孩的声音向刘杰问道。苁蓉正想着,
听到这声音自然的向说话的女孩看去。才看第一眼苁蓉就发出一声惊
唿,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虽然这里光缐比较暗,但还是可以清楚地看到,
端着饮料盘的女孩全身赤裸,沒有戴面具的脸孔显得很精緻,头上戴了顶
服务员的帽子,双手折向背后两手臂被重叠起来绑紧,女孩腰间平端着一个
大盘子,盘子里放了各种饮料,女孩双手被反绑在背后,用什么来端的盘
子细看之下才发现女孩腰间绑了一条腰带,盘子的里面一端固定在腰带上,
本来高耸的奶子呈现了向下的不正常锥形,另外一端竟然是用鱼缐绑在
女孩的乳环上的。盘子里放了十几样饮料啤酒等东西,但女孩居然一点不正
常反应液沒有。苁蓉现在才知道刘杰带他来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刚想
站起来跑出去,就被刘杰和庞黑一人一边给按了回去。「老实的呆着,不然
把你脱光了扔台上去。」苁蓉还在挣扎:「让我走,我不要在这里,我们
回去你让我幹什么都可以。」「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只要你现在一出去,
明天你就会变得跟她们一样。她们都是不听辉少的,被辉少抓过来做这
些事陪罪的,辉少是什么人,国家第一公子,你能跑得了,现在留下来好好
跟我们看节目,然后我们回去。」说完放开了苁蓉,苁蓉当然也听说过辉
少的事,但那都是正面的,如辉少在哪里哪里救了被歹徒抓去的少女啊什么
的,哪里想得到原来辉少才是真正的衣冠禽兽。苁蓉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了,走又不敢走,只好底下头来个眼不见为净。刘杰给他们三人每人拿了一
个饮料后,女孩又慢慢的挺着盘子去別的地方去了。苁蓉正在坐立不安,
突然又想起另一个女孩的声音:「先生,来点什么吧」苁蓉忍不住又看了
一眼,跟刚才那个女孩一样的装扮,不同的是这个女孩盘子里的是一些零
食。现在来的客人都是坐在沙发上的。隐约的可以看见有不少人影穿梭其中,
那应该就是如刚才那个女孩那样的「服务员」。
在每一间沙发隔间里有一个茶几,茶几上一个屏幕正闪闪发光,大概是因为
感应到有人坐过来了,里面的程序启动了。屏幕亮了一会后出现了一
个像高档餐馆里点菜一样的菜单,里面有很多种服务,刘杰现在就正在一条
条的翻看那些东西。这些服务和菜单根外面餐馆所部不同的是,在每一个
菜名和服务名后面都所附的并不是菜的图片,而是一个容貌清丽的女孩照片。
刘杰点了一个鲜奶,马上弹出来一长熘的照片,前面的是单号,不过有
的鲜奶是一个女孩,有的是两个女孩。刘杰觉得奇怪,就点了两个女孩的那
个鲜奶。过了两分钟,正低着头的苁蓉听见有轮子磙过地面的声音传来,
擡头一看,张开了嘴就合不上了。两个女孩过来了,一个在小车上,一个拉
着小车。拉车的女孩双手小臂和大臂对折,小腿和大腿对折了绑了起来,
就这样爬在地上拉着车过来的。车上的女孩同样的对折了手脚。而不同的是
在车上装了一个架子,女孩斜躺在架子上,手脚和腰部都被强力胶带固定
在架子上,嘴被一个大大的充气塞口球塞住了。拉车的是一条细铁链,两条
铁链分別沒入两个女孩的阴道,车上的女孩正在痛苦的呻吟着,想要挣扎
,但被绑成这个样子,她唯一能动的只有头部。女孩拉车过来后对刘杰说了
句:「尊贵的客人,请享用鲜奶」。说着把小车拉到刘杰跟前。过来的出
来两个女孩和一个小车,车上还有几个杯子就再沒有其他东西了。但看着车
上女孩那大的异常的奶子,就明白应该是怎么回事了。刘杰其实并不渴,
只是闲的无聊才点了鲜奶的。现在看见两个容貌清丽的女孩这样展现在他们
面前,他很好奇她们阴道怎么那么大力,居然可以把车拉了过来。想着就
伸手过去,往车上那女孩的阴道扣了过去。女孩使劲的挣扎着,但显然并沒
有什么作用,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刘杰在女孩阴道里摸到了一
个硬硬的东西,抓住了就往外拉,想拉出来看看是什么东西。但拉了一下居
然沒拉动,再用力拉手却滑了。但就这样刘杰已经知道女孩阴道夹紧的力
道很大了。在刘杰拉动那东西是,车上的女孩唿吸突然急促了起来,全身崩
的紧紧的。而边上拉车过来的女孩脸上也显出了恐惧的神情。刘杰知道她
们这些服务员在任何情况下都绝不许跟客人说服务之外的任何话,否则会被
严惩。所以也不去问她。刘杰低下了头去,凑近了女孩的下身。在女孩「
呜呜……」的哭叫声中慢慢拉开了女孩的阴唇。看见了在女孩阴道里的那一
节东西的尾部,那是一个像螺栓一样的东西,铁链就绑在那螺栓上。这一
年多以来刘杰在苁蓉身上可是用了不少类似的东西。所以一见这个就知道怎
么弄了。他抓住螺栓拧了拧,感觉哪边阻力小些就一直这样拧了起来。虽
然现在刘杰的手在女孩阴道里搅动,但明显的可以感觉的女孩的唿吸慢慢的
平了下来。终于刘杰把螺栓拧到头,这时很轻松的就把这个东西从女孩阴
道里取了出来,接着一大坨大坨的阴精跟着出来了。刘杰把这东西举到眼前
仔细看了看。这是一个十五六公分长的像花瓣一样的东西,有四个花瓣。
平时合起来时像乒乓球那么粗,如果以拧螺栓,里面的卡子压迫花瓣的底部,
使其中的花瓣向外张开。刘杰把螺栓拧到刚才在女孩阴道里的位置,只
见那花瓣张开足有十公分的大小,怪不得能拉的动小车呢。刘杰把这个东西
向苁蓉比了比,吓的苁蓉直往后退。刘杰刚要吓唬苁蓉两句,说不听话就
会跟她们一样,忽然想起一件事。这里对外界是个秘密所在,但对已经进来
了的人就沒有什么秘密的了。听辉少说进来后会有人介绍这个俱乐部的,
但到现在还沒有人上台,依然是几个女人或男人上去唱歌。这样他把眼光又
收回来看向茶几上的屏幕。点了几下回到初始菜单,果然有俱乐部简介这
一项。这是刘杰也不管两个女孩了,但他还沒有说让她们走,所以她们还在
这里等着。
天堂俱乐部是由辉少组建的,目的就是为了给像他们这样的高官贵人提供淫
乐,还有就是拉拢各地的像刘杰这样的地头蛇。目前其地下世界已经
遍佈全国。在各地都有这样的地方。当然这种俱乐部并不是随便什么人想进
就能进的。得经过多方考察,确定对方安全之后才会吸纳进来。各地的一
些高官贵人进来都得交一笔不小的入会费,以维持俱乐部的运行。像刘杰这
样的地头蛇,辉少基本就是免费,因为在其他地方还有能用的着刘杰的。
这里面的「服务员」都是辉少从各地收罗进来的美女,也有各会员提供的不
听话的女孩,或他们久追不上的女人,反正只要是他们看上的女人就一定
会出现在这里--经过严苛的调教之后来服务大家。还有就是各会员到这里
来玩乐时必须自己带一个美女一起过来,所以刘杰过来时就把苁蓉带上了
。这样的事情,肯定哪个女孩都不愿意过来干的,但辉少手下有一大队专门
的人马来调教她们。从各方面摧毁她们的意志,当然也有始终不屈服的。
在辉少眼里看来沒有调教不好的女孩,只是手段和时间的问题而已。像现在
车上这个女孩,她被抓来都两个多月了,各种调教手段都用上了她还是不
肯像先前那些端茶水的女孩那样幹这个,于是辉少就想了这么个办法,不用
她愿意,这样绑起来也同样可以为大家服务。刘杰看了一会,就在车上那
女孩不停的呜呜声中把这个东西向她的阴道又塞了回去,然后拧动螺栓,在
女孩全身不停紧绷发抖中给拧到了原来的位置。现在刘杰知道这个东西在
女孩的阴道里会张开有十公分那么大,怎么也不会掉出来的了。刘杰正想着
是不是要弄一个回去给苁蓉用呢。这时台上出现了一个带着巨大面具的人
,对着台下的客人说话了:「感谢各位来到这里。我们这个俱乐部开办五年
以来,承蒙各位照顾,也给大家带来了不少的乐趣。今天我们在这里跟以
前一样,由我们来抽籤决定是哪一组的女眷上来表演。这次我们准备的节目
一定会让大家难忘的。好了,下面我们开始抽籤。」面具人说完,上来两
个同样带着面具的男人,擡了一个玻璃箱子过来。里面装满了乒乓球,球上
都写好了数字。面具男走到箱子跟前,略带煽情的说道:「下面我们进入
正题,先抽出两位女眷上来给大家来一场精彩的比赛。」说完手伸向了玻璃
箱,抓了一个乒乓球出来,大声念道:「一十七组,恭喜您,先生,您将
获得带女眷参观我们俱乐部其他地方的资格,请把女眷交给我们的工作人员。」
说完就听到下面一阵挣扎和女人的求饶声,但很快就消失了。然后面
具男又抽了一个乒乓球出来:「六十二号,恭喜您先生,您同样获得带女眷
参观我们俱乐部的资格,请把女眷交给我们的工作人员。」苁蓉还沒有反
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见后台走过来两个身强力壮的男人。过来给刘杰鞠了个
躬,说道:「先生,恭喜您,请把女眷交给我们吧,放心,这里所有的活
动都是安全的,保证不会伤害到您的女眷的。」刘杰满脸的兴奋之色,说道:
「请带走,我能跟过去看吗」两人答道:「当然沒问题,待会上台表
演时您也可以上去在她身边为她加油的,放心,都戴了面具,上台时您再穿
身长袍保证不会有人认出您来的。」说完两人过来一人一边架起苁蓉就往
后台去了。刘杰跟在后面。苁蓉等发现他们要来抓自己时已经落入了两人手
中。徒劳的挣扎沒有一点作用。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