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视频:tmm10.com

MM的秘密生活


我们公司大概因为老板是女人的缘故,很少一见让人眼睛发亮,再见让人眼睛发直的美女…直到有一天,人事助理把小燕子带进来。
小燕子是典型的上海MM,白白净净,高挑身材…和以前的豆芽菜前辈相比上围发育得很好……
松下那款85G的银色手机挂在胸前,还不脱学生气。
一路上脸上红晕滚滚不断,一句话也不会说,只把一双勾人心魄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算是SAY HELLO。
全办公室的男生不用说,目光都像被胶在她身上了,面前办公桌的海拔各升高了一至三公分不等。
MM的纯真是不用置疑的,如果无知算是纯真的一部分的话。
有次色情男女们聊到「爬灰」的话题;MM嫩生生的插了句:「什么是爬灰啊」
有高人指点:爬灰就是儿媳妇和公公那个。
MM的大眼睛睁得有平时1.5倍大!「啊…就是我妈妈和我爷爷啊!」数人闻声岔气,事后传为笑柄。
MM的嗲在于她说话的腔调,20岁出头的大姑娘还有着十几岁小孩子的奶声奶气;谁都怀疑这多少有点刻意,问题是当她在你面前撒娇似的吐舌头的时候,谁都觉得自己的怀疑太过刻薄了。
MM一方面让人觉得还是孩子;另一方面她时时不忘提醒我们她是发育成熟的女人。
吊带衫,露脐装,热裤,一点不吝惜地展现自己骄人的身材……
张爱玲说过:无知的大脑和成熟的身体的联合,是对男人最大的诱惑。
这种近在咫尺的诱惑,是每一个健康雄性所不能忽视的。
想入非非不如先下手为强,一场暗战于是在所不免。
渐渐,局势明朗化了,有两位男士据说幸运地得到和MM约会的机会。
帅哥A,有钱人家的公子哥,自己虽则只是吊儿郎当的混CHANCE;入围是因为他帮MM升级了手机。
而且他可以时不时地开了老子的车,接MM上下班。
帅哥B,正经科班出身,年纪轻轻就做到主管,正是前途无量,一般人眼里嘴上结婚的好对象。
办公室的长舌妇及喇叭男们从此多了一项功课!就是预测MM恋爱的k线图。
A派的认为现在当然是金钱至上,现金为王,嫁入豪门至少少奋斗20年;B派的就说论人品气质,B不知要胜出多少,除非MM瞎了眼,不可能看不到。
可是B似乎暂时处于下风,据两家的FANS私下交换情报所得,A和MM约会的次数要远远大于B。
只是MM自己从不作倾向性发言,实在逼急了就会拿那双如梦似幻,含羞带笑的大眼睛看住你:「我真的不知道呀……」
于是这道题目象歌德巴赫猜想似的渐渐无人索解,大家只知道MM和两位帅哥的故事继续就如张资平小说的题目……《爱的等分线》。
机缘凑巧,公司组织去嘉年华玩的时候我正巧和MM一个组;更巧的是,在鬼屋前我和MM排在了一起。
一进门,服务生动作熟练的把他认为的一对对整理好,标准动作是男生在后,双手环抱女生的腰。
我要向毛主席检讨,一开始我就有豆腐不吃白不吃的肮脏想法,所以不免搂紧了些,紧到有如从前「黑灯舞」的所谓「三贴」。然而我很快发现自己是自讨苦吃……
在走过各种妖魔鬼怪的幻境时,怀里MM的身体像跳跳糖似的不安份,或者顶向我的敏感部位,或者让我碰到她的敏感部位;我完全体会不到游戏的乐趣,只在专心克制自己层层涌起的欲望。
出来后大家走散了;只我和MM一起。
我们像患难之交似的,熟多了,倒有说有笑的。
我有时冷眼看MM的表情。她若无其事的样子,让我疑心她对身体接触如此自然而放纵,不可能是天真幼稚,可难道是久经沙场我又不愿意相信。
接下去又玩了好多项目;我们情侣似的表现常令旁人侧目。
开车送她回家,MM一路把玩我的DISCMAN;我一半是逗她说:「喜欢就送给你。」
MM的反应出乎意料:「不要…要么就买只新的给我…」似笑非笑的大眼睛放出光芒。
我忽如热血上头,只听到另一个自己在拍我的肩膀说:「老赵,这种机会你要错过了对得起你的小弟弟吗!」
只听到真实的我空洞的干笑着:「咳,咳咳,这个么小意思呀!但是你怎么谢我呢」
MM娇笑道:「你说呢」
我冷眼打量她的装扮,吊带衫露出粉嘟嘟的前胸,热裤下是白嫩嫩的长腿,中间一截楼空处,是可爱的小肚脐,我不禁咽了口口水,差点冲口而出:「那你陪我一晚吧!」
还好关键时刻我改口说:「那你陪我一天吧…」怕表达得不够清楚,又加了句:「泡泡吧啊…兜兜马路」
MM爽快的说:「没问题啊,不过我喜欢SONY的,你能不能买给我」
我干脆说:「你看中了自己买回来,我报销好了。」
一路无话,晚上回去想了半天,渐渐明白了……
这个人见人爱的小燕子未必是什么纯情少女,这次也未必是看中我,不过是看中我的钱罢了。说不定在学校就有援助交际的前科呢!
喜欢钱那太好办了,我到k房去找类似素质的小姐,还不是要花一只SONY DISCMAN的代价
我们好歹是同事,她总不好意思按次收费吧总之只有便宜的。
我觉得自己的逻辑推理无懈可击,不觉兴奋得半夜起来开了瓶啤酒。
一边又想起小A和小B这两冤大头,多半还没找到门槛呢,哈哈!
第二天,我按奈不住,发短信约她下班出来。
吃过一顿心不在焉的晚饭;泡了一会魂不守舍的酒吧;我一路想的是如何才能不落痕迹的去开房,毕竟要照顾到她的良家身份,太唐突扫了她的面子怕会坏事。
终于在跳了一会行尸走肉的热舞后,望着她汗津津的脸,我福至心灵,想到说:「这么会出汗啊,我们找个地方去冲凉」
MM的大眼睛天真的看着我,仿佛一点不知道我的用心似的,毫不迟疑的说好。
开房只在就近…她不像是第一次进酒店,很熟练的去开床头灯,我看在眼里,心里又禁不住赞扬了一遍我的洞察力。
她先去冲凉了,我在外面干等,听着水声,只觉得忍无可忍,忙扒了衣服,去推浴室门……
门是虚掩着的,我的心快乐得少跳了一跳……
门开处,是她白生生的身体就在眼前。
我不管她娇声抗议,一把夺过水喉扔在地上,抱住她就吻上去。
她的嘴唇暗示着,舌头附和着,把这慌张仓促的抢吻调理得绵长妥帖。
现在好了,大家都已坦诚相见,我一手拿水喉帮她冲,一手就在她身上游走。
果然是尤物啊,全身上下雪白无一点瑕疵;一对玉乳盈盈可堪一握,虽没有想像的大,但绝对是天然制品,如假包换……
乳晕还是粉红色的,宣示着青春;乳头小小地紧张着,轻轻顶住掌心……
小腹平坦毫无赘肉,底下一丛锦绣的毛;长腿玉立,不禁让我想起颠鸾倒凤时高高搁在肩膀上的销魂;小乳房浑圆而结实,也颇适合狗仔式时鞭策。
我的阴茎早已勃然,她半真半假的调笑说:「你的好大啊,而且黑黑的,会不会很凶啊」
我一边用手探她的桃源,一边说:「你放心拉,他会听话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
只觉得她阴唇肥厚,大概是站姿的缘故,一时没找到小豆豆。
「真有这么厉害啊」
依旧是奶声奶气的学生腔,我喘着粗气,没精力再迎合她,勐地蹲下身去,把她抵在墙上,微微分开她的腿……
先用五指在她的肉缝中划中线似的前后轻轻地顶了顶,再分开她的阴唇,露出可爱的小豆豆。
我先用舌头轻舔,待它硬起来之后用嘴唇像吸螺蛳似的吮吸有声,MM很快进入状态,开始抓住我的头发,微微地呻吟着,仿佛被人舒服地挠着痒痒……
我不免恶作剧地用牙齿轻轻咬她的豆豆,她全身通了电似的震颤,作势要推开我……
我不再玩了,专心的用唇舌作业,同时把中指伸进阴道抽插。
不一会,淫水代替了自来水泛滥成一片,我的每次动作都滋滋作响。
她的呻吟也大声得有点不受控,眼看这第一回合她就要投降,我加了根食指进去,上了发条似的快速冲撞……
只觉得她屁股上的肌肉一阵发紧,两腿把我的头牢牢夹住,接着阴道内一阵小小的痉挛,一股热流喷薄涌出。
我站起来,只见她媚眼如丝,一张俏脸透出红晕,娇喘着似乎不胜其情。
我搂住她,色咪咪的笑道:「舒服吗」
她老实道:「舒服得要死了!」
哈哈,什么叫欲仙欲死,古代的文学家早代我总结了。
我把她拦腰抱起,带她上床。
这次该轮到我爽了,我知道她身子软了,让她倚躺在枕头上,自己骑马似的坐在她脖颈处,把龟头塞在她小嘴里。
她含住了龟头,用舌头轻轻品喳我的龟头和蛙眼,虽然不够职业,却绝对专业。
因为兴奋得久了,我的阴茎硬到了极点,只觉得还不够刺激,也顾不得怜香惜玉了,坐直了身子,耸动腰身,直把阴茎往她的咽喉处勐插。
插没几下,MM就受不了了,推开我,难受得要干呕。
我忙低头抚慰,也不敢再造次,依刚才的计划,高高地擡起她的腿,把龟头对准桃源洞,满满地插了个透心凉。
一边用手抓住她双乳,一边大动起来。
MM因为刚来过一次,就像电脑热启动,很快又到云颠了。
我注视着她似乎是痛苦似乎是极乐的奇怪表情,只觉得她下面包得我好紧,似乎急切地想压迫出我的子孙。
我忙放慢节奏,玩一玩9浅1深的把戏权作休息。
她也感觉到了,醉眼迷离的看住我,我上前吻住她,轻轻道:翻个身吧
遂端起她的丰腴的臀儿,又从后干上。
我看着她飘舞的长发,拍得臀儿啪啪响,一下接一下勐烈的冲刺着……
MM似乎也已经完全放浪形骸,不但嘴里大声的叫着床,臀儿也自动的随着我的动作向我的身体作反向运动,砸在我肚子上噼啪乱响。
一时室内春光无限,淫声大作。
我只觉一阵酥麻从后背经嵴髓传到阴茎处,在阴道温暖湿润的包围下不受控的勐烈收缩,亿万子孙夺门而出,直奔MM的花心深处去抢头筹…其美满处真难以言表。
事后MM不免与我缱绻绸缪,一边赞叹我的神勇,一边说她本来就喜欢我这样成熟的男人。
我心里明镜似的,也不去点破,只假意附和,称赞她眼光不错。
一边把手在她全身上下摩挲着,只等鸡巴积蓄了力量,继续操练N多的体位。
是夜云雨无度,不表。
过了一个礼拜,看到她拿了个崭新的SONY DISCMAN来上班,和几个女同事唧唧喳喳地讨论功能价格。
我会意地朝她眨眨眼,当下短信约定晚上再战。
此后又吃过几顿饭,买了点名牌衣服……
(她所谓的名牌也就是ESPRIT之类,不知道是眼界不高呢还是体贴我看碟下菜我也不管了,既然是交易,当然能省则省了,哈哈……)
她也每次以身相许,一点也不含煳,以至有买一送一,或者跳楼打折,不用花一个子儿就直赴炮房灭火等类超值情形。
渐渐有点玩腻了,她倒也识相,只彼此丢开,绝没有下文。
我只当是嫖,也不放在心上。不提。
某天早晨,一位女同事神秘兮兮地召集我们,公布她的大发现。
MM和我们的部门经理C,在C家小区门口的永和豆浆吃早餐!据说被撞见之后三人的神色皆极为尴尬云云。
MM家在大华,C家在七宝,两地直线距离在20公里以上。
清早7点共进早餐,逻辑的结论只能是一对狗男女,做下无耻之事,颠鸾倒凤了一整晚之久!
作爱并不可耻,无耻的是作爱的对象。
C是40开外的老光棍,早年犯贪污坐过大牢。
可是又确实是人才,出来后辗转到我司,一屁股坐到月薪5位数的大经理位子上。
「男人的生命始于40…」他则更急切地要补回失落的岁月,因此第二春开得分外灿烂。
经常挂在嘴边炫耀的女朋友,就有三五人之多。
居然还有他!我们一办公室的聪明人都被骗过了。
回想起来,C频频把MM叫到自己的小办公室谆谆教导的显然不全是公事。
看到同事们各个舌头吐得收不回来;我暗暗得意,哈哈,我早在月前就把MM玩到HIGH了,你们这些傻瓜,你们这辈子也不会搞清楚MM秘密的淫荡生活了!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