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视频:tmm10.com

莎朗的奇异群交惊喜


那是我和莎朗结婚大概两年后发生的一件趣事,她和我在性爱方面都总是喜
欢去尝试各种不同的新鲜刺激。是的,我俩在作爱时,每每会回忆起以往与不同
的男男女女群交时的特別经历,那是我们私底下的欢乐时光。
莎朗总是有个奇异的幻想,希望她那美丽的胴体某一天能同时给若干个男人
分享,人数越多越好。她甚至对我说,当我舔她阴部或狠狠地干着她时,她往往
会想像着旁边还有五个男人在等待,准备一会联手来干她。后来渐渐地幻想中增
加到十二个人,一段日子后,甚至渴望能有二十或三十个男人一起来干她。
「嗯,」在两年中不断地听着她重复诉述着这个幻想的我问她∶「你确实真
的这麽渴望能同时与五至十个男人性交吗」
她的答案使我吃惊∶「这是我一直都希望实现的梦想。」
我可爱的、5尺4寸身高、120磅体重、棕色头发、35C.26.34
身裁、21岁的害羞妻子接着说∶「我虽然经常渴望尝试,但从未考虑过真的会
去做。」
「啊」我问∶「爲什麽」
「因爲我从未有机会去做它,」莎朗说∶「而且,我也不想被人知道我的身
份。」
这激发起我的好奇心∶「如果你有机会去做,并且那些都是陌生人,你会干
吗」我问。
她说∶「当然会,这可是一件相当有趣的事,不是吗但可惜我已结了婚,
不会再有机会,能够拥有你已经使我很满足了。」她深信这样做会令我很介怀。
此后,我从未再提及过这件事,每次她在床上絮絮不休地对我重复这个幻想
时,我都默不作声。
过了大约六个月,我告诉莎朗,我已安排了一个假期,我俩可以一起去欢渡
愉快周末。「哇,太好了!」她兴高采烈地问我∶「在哪儿」我回答她∶「先
不揭晓,我准备到时给你一个意外惊喜。」
我们住在东岸宾夕凡尼亚州西部的一座湖畔小別墅里,甜蜜的周末就准备在
这儿渡过。这木建的小屋有两间睡房和一个大客厅,它有一道甲板直通到湖边,
窗外是美丽的湖光山色。它周围还拥有20英亩的私人田园,任何人也不会骚扰
到在这里渡假的私人生活。
我偷偷在互联网上组织了一个群交派对,并且逐一地会见愿意参加的人,最
后选中了其中的18位男仕。我还安排他们通过我指定医生的测试以达到我的要
求,钱由我付,测试过程的录影拷贝则送到我手上。
他们勃起后的阴茎分別由5.5英寸至9.75英寸不等,这条最长的、几
达10英寸的阴茎犹如一只怪物,龟头硕大、头角狰狞,圆周也达2.75英寸
(真令我羡慕),我平常勃起时也仅有6.5英寸、圆周1.5英寸,一般水准
而已。
事前我对他们阐明,在哪儿要做的事简单、免费,但如果我的妻子说「停」
或「No」,那就意味着这场派对终止。
我和莎朗穿着休閑装于星期四晚上到达別墅,我们在小屋里整夜做爱并且取
悦对方;星期五早上我们?着小艇到湖中吹了一阵晨风,然后妻子的阴户又在岸
边的甲板上被我的精液再次洗礼。相拥着疲累的身驱走进小屋打了一会盹后,我
们才到外面去共晋晚餐。
晚膳回来后,我们鸳鸯戏水洗了个澡,以使我们回复清醒。这时大约是晚上
七点,我们整理好床 ,又喝了点酒,酒精令莎朗双颊绯红,显得比往常更加娇
俏动人。
我们依偎在甲板上,正欣赏着傍晚的湖景风光时,莎朗注意到有一队男人正
往別墅走来,我告诉她別怕,坐靠近我一点,看他们究竟想干甚麽。
有人敲门,我过去打开大门把他们引进屋内,他们快速地把所有家俱从客厅
搬出外面,又把床埝从房间的床上移到客厅的地板。这时我招手叫尚坐在甲板上
的妻子回来,我则一一爲他们张罗着饮料。
「喂!甜心,开瓶器在哪」
「……嘿……嘿……嘿……」她惊奇地问∶「他们是谁想要干甚麽」
我告诉她,他们在外面散步经过,刚好口渴,并且看到我们这所房子,所以
进来讨点饮品而已。
我假装带领他们去厕所,把他们领到浴室,低声吩咐他们,在里面先把衣服
全部脱掉,安静地等待我的下一步指示,然后再若无其事地回到客厅。
大约过了三十分锺,我要求我可爱的妻子进睡房来陪伴我,莎朗莫名其妙地
问∶「干嘛」我说∶「我准备了一份令你惊喜的礼物要送给你。」她高兴得在
我脸上亲了一下∶「噢,打令,我爱你!」
「哦,我想用布住你双眼,这样等下你才会有意料不到的惊喜,若看见,就
全沒神秘感了。」
她听话地让我把她双眼 起,然后我牵着她手走进睡房。她乖乖的坐在椅子
上,满怀欢喜地等待着心爱的丈夫送给她的意外惊喜。
我问她∶「还记得你多年都梦想着希望同时和许多男人性交的那件事吗」
她说∶「是啊!日夜都想着哩!」
我说∶「很好。现在你想象着有20个男人在这房间,然后示范给我看你将
如何处置他们。」
她站起来,温柔地把我的衣服一件件脱掉,然后蹲到我胯下,把我的阴茎含
进嘴里舔吮起来。天啊!感觉真好。
  
她继续吸啜着我的阳具,双手还握住我的阴囊轻轻地搓揉。我把她按低,令
她四肢着地,我接着抓住一支橡胶假阳具,伏在她背上,从后面往她有点湿润的
阴道开始插入,她屁股一擡,假阳具便恰好顺着淫水滑到里面去了。
我把假阳具在她的阴户里抽出插入、推进拉出地让她爽一阵子,不一会大量
的蜜汁就从莎朗的阴道涌了出来。我一边继续做着抽插动作,一边悄悄招手示意
一个男人站到她屁股后面就位,看见我妻子那淫水四溢的阴户,他的阴茎早已勃
起得硬梆梆了。
我伸出手指做出「一、二、三」的手势,数到第三下时,将假阳具从妻子的
阴道抽出,他立刻接上把阴茎插进去,然后徐徐地抽送起来。我们合作得天衣无
缝,妻子一点也不发觉在她阴道里抽插着的东西已经调了包。
那男人正抽插得起劲,莎朗突然停止了吸啜我的阴茎,擡起头把 眼布扯开
了。啊,天!我正爽着呢!
她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围绕在她脑袋四周的,全都是一支支昂首怒目的大
阴茎,急不及待地正准备替气喘唿唿地在她屁股后面勐干着的男人接班,有些忍
不住的,甚至在龟头上已泄出几滴精液来。
我连忙对她说∶「意外吧蜜糖儿,你不是一直说希望同时跟十几个男人群
交吗现在你有机会了。这就是我送给你的惊喜礼物,希望你不会生气。」
她说∶「当我刚开始意识到在我里抽插着的是条真实的阳具时,确实有点愕
然,但是既然你已把我弄得这麽兴奋和满身火热,况且又是你送给我的惊喜大礼,
这个游戏已经开始了,我欲罢不能,只好把它玩完。我打算跟这里的每个男人至
少都干一次,但你可以在一旁观看。」
听她这麽说,我便放下心头大石坐回椅子上,静静观看眼前这淫糜群交一幕
的展开。
我可爱的妻子很快地就把三个男人拉到她面前,开始轮流吸吮他们的阳具,
口中含着一根,两手则握着另外两根在套捋着。吸一会,又换过另一根,周而复
此,一视同仁。
大约两分锺后,她指示剩下的男人在她屁股后面排成一行队,轮流去她的,
直至射出精液爲止,接着便轮到下一位。
第一个她的男人可能太兴奋了,虽然他很小心地控制抽送速度,极力忍耐着,
但还是在她湿滑的阴道里抽送了15下后就忍不住射了出来,我妻子雪白的屁股
上都沾满了他射出来的淡黄色精液。
跟着接下来的男人学乖了,他把抽送速度控制得很好,慢慢地在莎朗的阴道
里小心抽插,但是也只不过享受了5分锺,他的精液便装载在我妻子烫热的阴道
里。
第三个男人毫不间断地接上,他用龟头沾沾阴道口的秽液,马上就一口气把
阴茎全根埋沒在我妻子的阴道里,然后他把她抱起在腰间,阴茎支撑着莎朗的全
身体重,一抛一抛地向睡房迈去。
现在群交的场面在睡房里继续进行,全部人围成一圈在旁边观看,我想,接
下来将会变得更爲有趣。
他把莎朗放在地上,一举高她两条腿就快速抽送,他狠 我妻子时是如此勇
勐,硬梆梆的阳具把她的嫩 插得淫水四喷,还发出令人兴奋莫名的「吱唧、吱
唧」声,胯下的阴囊随着他身体的摇摆而晃动,一下下拍打在我妻子的阴门口。
莎朗开始发出呻吟,双手紧紧地搂住他的后背,他越插越快,越插越勐,终
于忍不住爆炸了,他迅速把阴茎拔出来,起身往前一跨,射出的精液喷洒在她大
张的口里和兴奋得扭曲的俏脸上。她「咕」一声把他的精液吞下,马上又抓住旁
边另一个男人的阴茎,又吮又啜的吞吐起来。
她双手像个在水里快要沒顶的人似地伸出乱舞,旁边围观的男人走前一步,
她立即左右手各执一支阴茎,飞快地套动起来,鼻子「唔……唔……」地发出无
病呻吟。
这时排第四和他后面的男人再也忍捺不住了,在我妻子后面排起的队伍开始
混乱起来,他们纷纷争先恐后地把自己的阳具在她身上各处部位磨擦,好几支阴
茎一起搁在她嘴唇旁边,令她一时应接不暇,不知该去含吮哪一支才好。
她的嘴巴这时根本就沒有空閑发出呻吟声,每一时间都有两支以上的阴茎在
里面同时抽插着,她只能做的仅是不断将射进她口腔里的精液吞咽下肚里。
刚刚射完精的第三个男人彷佛意犹未盡,他的阴茎仍是硬梆梆的并沒有软化
下来,他随即趴在我妻子身上,龟头仍煳满精液的阴茎转眼又插回我妻子的阴道
里,他屁股像浪潮一样起起伏伏,继续努力地向她亢奋的小 进攻,我听见她断
断续续的呻吟声∶「啊……老天……你那东西好硬喔……快……再快……对了对
了……別停……啊……我快死过去了……」
不久后他开始第二次发射,像第一次一样多的磙烫精液从尿道口一股股喷出
来,很快就把莎朗浅窄的阴道灌满,多馀的便像奶油一样从两人生殖器的交接缝
隙间挤溢而出。他刚把还滴着精液的阴茎拔出,我妻子立即乞讨另外一个男人接
上去干她。
两度干完我妻子的男人脸上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他拿起一条毛巾,边擦着
阴茎上的秽液,边恋恋不舍地离开。我眼光转回莎朗身上,不知何时已经有另一
个男人接手在抽插着了,莎朗的两片阴唇这时已出现红肿,紧紧地裹住他那根粗
壮的阳具,在抽送间被拖进拉出,似乎与他的包皮粘在一起。
他不停地疯狂抽插,丝毫沒有稍微停下来的意思,莎朗嘴唇边挂满一条条的
精液,一边下滴,一边张口大叫∶「耶……耶……噢……天啊…… 我……拜托
…… 我……狠狠地 我……不要停…… 我……拜托……再 大力一点……啊
……我太喜欢这种感觉了……」
那群男人先后不停有人射精,莎朗身上所有能盛载精液的地方都盛满了白花
花的精液,无论阴户、屁眼、嘴巴,甚至乳房、肚脐、腋窝、腿缝、耳孔……都
是那些东西,多到能沿着她光滑的肌肤淌到地板上。
这时已记不清是第几个男人在我妻子了,淫水和精液的混合物已把莎朗的阴
毛煳成乱糟糟的一团,像块烘焦了的曲奇饼般贴在她阴阜上,但仍然有不绝的淫
水从她的里流出来,一路经过肛门滴到地板。
这个男人在我妻子的阴道里已抽送了不少时间了,他此刻好像也接近高潮边
沿,他把阴茎快速地从阴道里拔出,蹲到莎朗腋旁,将龟头按在她两颗硬挺的乳
头上轮流磨擦,喷出的精液遍布在莎朗一双傲人的美丽乳房上。
莎朗利用双手把精液在乳房上揉抹,涂满得两个乳房都亮晶晶的闪着反光,
她还贪婪地唿叫着∶「耶……好爽喔……谁……轮到谁来干我了……快……拜托
……哪个都好……不要让我停下来……」
四个或更多的男人(太多了,我数不清)蜂涌上前,分別把阴茎插进我妻子
的阴道、屁眼、嘴巴……任何能塞进东西的孔洞都有一根阴茎在蠕动着。我妻子
被他们 得升上天堂,然后又堕进地狱,她不断呻吟,在天堂和地狱之间穿梭,
高潮来了又来,相信连她自己也数不出有多少次。
这时又一个男人在莎朗的阴道射完精,湿漉漉的阴茎刚拔出来,一团团的精
液亦接踵而出,流个不停。
「嘿嘿!这麽多精液在里面,看来足够润滑了吧!」
莎朗擡头一看,一支像怪物一样的巨大阳具正竖立在她眼前,她从来沒见过
这麽巨大的阴茎,深信是这群人里最大的一根了吧她目不转睛地紧盯着眼前的
巨无霸∶「噢……好大的鸡巴呀……天啊……真不敢相信它有这麽大……快……
快用你的大鸡巴狠狠地干我吧……求求你……快来呀!」
他把莎朗反转身,屁股朝着自己那接近10寸长的怪物,挪了挪身子楔进她
两腿间,龟头抵在阴道口,双手扶住她的臀部,下腰往前一挺,莎朗「啊……」
地大叫一声,那条巨无霸竟然难以置信地整根 进她阴户里。
他开始「啪啪」有声地挺动着,莎朗一边呻吟,身体一边像只野马般跳动,
大阴茎每捅进去一下,她的背也随着弓起来,但他把阴茎往后拉时,又顺势抓住
她的屁股将她身体拉直,我在旁边看起来,就好像观看德萨斯州的牛仔在驯服着
一匹不断跳跃的未驯野马。
就这样,他的大阴茎在我妻子的阴道里抽插了10分锺,我妻子也不断地蹦
跳了10分锺,她原本已红肿的阴户经过大鸡巴的这10分锺蹂躏,此刻已呈肿
胀不堪,两片阴唇由于大量充血再加上长时间磨擦,已变成了深紫色,硬梆梆的
向两旁翻开,当然她也爽到不知身处何方了。
我到现在开始相信我妻子以前对我诉说的梦想了,她真的必须有7至15个
男人联手来干她才可以令她满足,当这些男人分別在她身上各部位发泄精力时,
她所能做的仅是发出呻吟和拼命摇摆身体而已。
当这男人正把他的大鸡巴卖力地在我妻子阴道里做着活塞运动时,其他歇息
完的人亦不时地用长短不一的阴茎塞进她嘴里抽插,然后再把精液射在她俏脸或
乳房上。
这身怀巨物的家伙只是默默地不断抽插着我妻子那快要裂开两边的阴户,由
始至终不吭一声,这时他突然停止了抽送,并把沾满淫液的巨无霸从阴道里拔出
来,将莎朗弄成四肢撑地的狗爬式。我这时看看表,由开始至现在已过了一个半
小时了,莎朗虽然已呈疲态,但她却似乎仍不想到此爲止。
这时一个男人趁着空档走到她后面,扶着她高高翘起的屁股,把阴茎插进她
阴道;另一个男人则站在她前面,把阴茎塞进她嘴里。令我吃惊的场面出现了,
那有怪物阳具的男人也走过去,把他亢奋莫名的巨大东西一点点地塞进我妻子那
早已藏有另一根阴茎的阴道里。
莎朗的呻吟声和野马式跳跃又再开始,她显然是希望阴道里能塞进越多阴茎
越好,她呻吟着说∶「哦……请推它进去……求求你……盡量推深些……噢……
我希望你们两根鸡巴同一时间插在我的 里……啊……是的……这是多麽奇妙的
感觉啊……」
说时迟,那时快,两根鸡巴好像有默契地在我眼前立刻同步抽送起来,「吱
唧、吱唧」的淫糜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莎朗的哼叫越来越急促,娇躯不断地抖
颤,看来她是被得又再高潮叠起了。
过了好一会,莎朗全身大幅度弓起,四肢抽搐,在她享受着前所未有的一个
大高潮时,那两个男人也不约而同地把他们火辣辣的精液一齐灌注入我妻子的阴
道深处。大概是受到这令人贲张的气氛感泄吧,在前面的那个男人也于差不多同
一时间将精液射进莎朗张大得合不拢的嘴里。
我站起身,扶起满身浸泡在精液里的妻子,她娇慵无力地看着我说,希望我
能以 她的屁眼来作这场群交的闭幕礼,她的器官虽然已经历过不同尺码的阴茎
抽插,但相信还可捱受我这最后一击。她勉力地擡起饱受风霜的美臀朝向我说∶
「来吧,我已准备好了。」
我的阴茎在她被轮奸的整个过程中都是勃起得硬梆梆的,其实现在就算不是
由她主动提出建议,我也准备把我忍耐了差不多两小时的鸡巴在她身体里发泄一
番。我藉着大量精液的帮助下,毫不费力地就把阴茎一鼓作气的插进她亢奋的屁
眼。在里面抽送了大约5分锺后,她的直肠就装满了我的精液。
我搂着她,挨靠在她的背上气喘吁吁地问∶「刚才爽吗」
「噢!爽毙了。」
我再问她∶「你还有什麽其它的幻想」
她说∶「我还不能确定。」然后就不再开口了。
我认爲她此刻实在太累了,要是体力能够支持下去,她准会回答我∶「我渴
望在整个漫漫长晚,这群男人都能不停地轮奸我。」
我对着满身精液的可爱妻子说∶「你一边被大群男人轮奸,又一边替他们吸
吮鸡巴,到现在才不过三个小时,其实我想你是希望能整个晚上都做着同样事情
才可满足吧」
她娇羞地微笑一下,并且点头同意。
我放满了一缸洗澡水,把她抱进去浸在温水里,然后才出去送走那18个男
人,并千多万谢他们,使我妻子终于能一偿心愿。
我在浴室仔细地替妻子洗擦她那可爱的身体,然后又帮她抹干,才把她抱到
床上相拥入眠。
我在早上七点便已醒来,莎朗却在中午时分才从床上懒洋洋地爬起。
我问她∶「你觉得昨天晚上的派对怎样」她回答我∶「噢!妙不可言。但
是,你真的喜爱观看妻子被一大群男人轮奸吗」我答覆她∶「是。但唯一的遗
憾就是,我忘了用摄录机把当时的情景拍下来。」
莎朗说∶「那麽,我以后可以爲你再做一次吗」
我兴奋地问∶「何时」眼睛里闪烁着激动的火光。
她说∶「至少6个月内不行了。」
我问∶「爲什麽」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说∶「我的阴户现在酸得要命,腿的肌肉感觉像跑完了一
程马拉松,双颊爲那班家伙吸了这麽长时间的鸡巴,现在麻得几乎合不拢。哎,
我想至少要半年后才能再来了……呜……」
我们躺下来仔细讨论,开始计划着下一次的群交派对∶什麽时候举行、哪里
能租到一所较大的別墅、是否可以邀请到比这次更多的男仕参加……
谢谢你阅读我这个真实故事,我在这里向你们详细地描述着那天派对的情形
时,我妻子现正坐在旁边,但却显得羞人答答,一言不发地净望着莹光屏。
我妻子莎朗说得沒错,爲甚麽一个男人只要他愿意,就可以在外面同时和多
个女孩子鬼混;但如果一个女孩子做出同样事情,却要担受许多顾虑真是他妈
的双重道德标准。
【全文完】
设置